登陆

不是每一款武夷红茶都是正山小种红茶走进红茶发源地桐木村

铁观音 2019-09-10 10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 正山小种礼盒价格表

  第一次去桐木关的时候,村姑陈导航,导的是桐木关。后来被负责开车的李麻花抱怨个半死。

  而村姑陈导航的是桐木关,就被百度地图导到江西去了——桐木关本来就是福建和江西交界的一个关隘。导航会让你从三姑,开上高速,然后再下高速,进入江西境内,再走国道,一直走到桐木关。

  虽然,按这线路从江西入关,也能到达目的地桐木村,但这就绕远了,比起从武夷山景区沿着星村的山路一直开上桐木村,要远上一多半的路程。

  你开到一半,便会被遣返,原路返回,再重新从星村入口,进入福建这边的桐木关。

  于是,第一次去,导航通过江西入关的村姑陈和李麻花,还有王小团,历时五小时,从福建到了江西,再从江西回到福建,沿着星村一路深入武夷山腹地,才到达桐木村。

  一路上,虽然饿得半死,却收获了一相机的美景——那个季节正好稻谷丰收,道路两旁,全是新晒的稻谷,一路稻香不说,蓝天白云之下,绿田黄稻,颜色饱满得似梵高笔下的油画,谋杀了我们好多菲林。

  正山小种是有地理标志保护的产品,必须要在桐木地界上采的菜茶,用正山小种的工艺制作,才能称得上是正山小种。

  正山小种的工艺,虽然繁琐,却不难学。难的是,桐木村的菜茶,积年的老树了,产量,也就那么多。

  要用七万多颗桐木关的菜茶的芽头,才能制作成一斤金骏眉。这茶如此金贵,在它刚刚面世的很长一段时间内,正山村出的金骏眉,只能是顶尖的群体在享用,据说还不够分。

  那些黄黄的,毛绒绒的,一摸一手黄毛的,肯定不是真正的金骏眉。那是福云六号制作工夫红茶。不信,可以冲泡了试试,是不是一投地瓜味?

  不似易武的山路那般回环曲折,但却距离远,进了星村,还要开三十多公里,才能到桐木村。

  她当然有点怕,毕竟是山路,路况不太好,坑洼很多。我跟她说,如果你开进去了,等某牌的新款出来,我送你一只。

  路的两边是高山,有的路段,当时修路时,是自山壁间辟开而成,故而车行其间,能感觉到旁边的山壁,如刀削斧般,奇绝而陡峭。

  山路上偶尔有一两块飞石,似是自山顶震松飞落而下,给这段寂寥的山路,又平添了几分险峻之感。

  可是到了桐木村一看,猴子比当年少了一多半。问当地的居民,得到的答案是,猴子都躲树林子里去了。

  为了逗这几只残留的猴子高兴,李麻花扔了大半包花生在石桌上,希望能看到猴子们其乐融融围坐在一起吃花生的场景。

  然而,才没吃几口,远在树上玩耍的小猴子才刚刚来得及爬到桌子底下,只听得远处一声大吼,石桌上的猴子们,做鸟兽状散开。

  真的,它不像别的猴子,是爬过来的,或者是攀援过来的,它是像本山大叔那样,背着手沿着桥栏杆走过来的。

  它来到摆满花生的石桌子上,威严地四处巡视了一番,见群猴早已经远去,便放心地坐下来,慢条斯李地开始享用这桌“花生宴”。

  这一刻,成为人类太久的我们,方才醒悟过来,这可不是普通的猴子,这是一只猴王。

  看到它悠闲自在地享用着原本给所有猴子准备的礼物,李麻花心里极不舒服。我们做人类做久了,习惯了人类世界的规则,习惯了平等、分享与互助,对猴王这种独占的作风,非常不喜欢。

  它站起身来,敏捷地跃下石桌,向我们走来。并且,用它的眼睛,直勾勾地盯着我们仨里身高最挑挺拔的李麻花。

  见它露出了异样的,仿佛要攻击敌人的眼神,王小团飞奔到一边的农家,想去借武器,而村姑陈,吓得躲到李麻花的身后,极力忍住快涌到嘴边的尖叫。

  猴王仍在步步进逼,李麻花一步步在后退,她也毫不示弱,与猴王进行着眼神的交锋。

  我看着猴王的手,担心它猛然发难。想起教格斗的老师说的,如果是正面扑击,防守的人,第一招是黑虎掏心,拳击对方的肚子,第二招是单峰贯耳,猛击对方的太阳穴。

  大约过了一分钟,猴王转身而去。背影仍旧威严,步伐极有威势。生人勿近的样子。

  直到它的背影消失在桥边的密林里,我们才彻底放松下来。我抓着李麻花,问她,你刚才不怕吗?

  它在猴群里,已经横行太久了,久到,忘记了自己只是一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猴子。

  一旦在某个领域,做出了点成绩,便称王称霸起来,忘了自己是谁,忘记了腿上的泥点子还没洗干净。

  过分狂妄的结果,可能就跟这只猴王一样,先吃一拳黑虎掏心,再吃一拳单锋贯耳。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WWW.YUANLO.CN